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贤王 大眼小金鱼

第556章文官的想法

    秦怀道听到了王志远的话,知道有人要对付自己,具体怎么对付自己,他还不知道,所以,现在他在想,对方会怎么出手?

    等王志远走了以后,秦怀道就是坐在客厅里面想着事情,没一会,程处嗣和尉迟宝琳过来了。

    “大清早的,发呆?你什么时候这么清闲了?”尉迟宝琳对着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刚刚得知了消息,因为我的谏言,让陛下攻打吐蕃,有人要对付我!”秦怀道看着他们两个说着。

    “对付你,谁?禄东赞还是松赞干布?”程处嗣一听,立刻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是他们还好了,这样我可以找机会干掉他们,是我们本朝的文官,他们收了吐蕃的钱,但是没有做成事情,把我恨上了,我阻挡了他们的财路,哼,什么钱都能拿么?”秦怀道冷笑了说了一句。

    “他们敢,就他们还敢刺杀你,没事,我去找陛下要名单去,这份名单还是我报上去的,大体上我都能够记住,

    你拿笔来,我给你写一份,到时候他们要是对付你,咱们就开始收拾他们,还反了他们了,谁知道,打下吐蕃,对于我朝西北边境来说,减少了多大的隐患,现在大唐也不是没有钱!”尉迟宝琳马上开口说着,对于那些文官,他也是瞧不上的。

    “好!”秦怀道立刻拿着纸笔就递给了尉迟宝琳,尉迟宝琳就坐在那里写着。

    “这个事情是你盯着的?”秦怀道站在旁边问着。

    “恩,宫里面有专门的监督机构,就是设立在左武卫,你现在还不知道,你也不管左武卫的事情,

    不过,等你什么去左武卫当值,你就知道了,左武卫拱卫京城安全,肯定需要这样机构的!我呢,就是跑腿的,送那些情报给陛下。”尉迟宝琳边写边说了起来。

    “哦!”秦怀道点了点头,接着秦怀道坐在哪里,等尉迟宝琳写好,一会,尉迟宝琳把写好的递给了秦怀道,秦怀道接过来看了一下。

    “他们都收了钱?”秦怀道反问了一句说道。

    “恩,因为禄东赞带了东西过去,没有带着东西出去,那就说明收了,吴王都收了,5马车的东西!”尉迟宝琳笑了一下,看着秦怀道说着。

    “哈,真是。”秦怀道无奈的笑了一下,吴王居然还敢收吐蕃的钱,妻子儿女的仇不报了么?

    “其实也不用担心,他们那些人,蹦跶不起来,最多就是在朝堂弹劾你,给他们一个胆!”尉迟宝琳冷笑的说着,

    那些文官,可没有多少实力的,杀人,他们未必干,尤其是刺杀一个国公,被抓到了,就是满门抄斩。

    “今天你们两个也不出去?”秦怀道笑着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不出去,出去丢人去啊?”程处嗣马上摆手说着。

    “也是,你说叔叔他们怎么专门打你们的脸呢?”秦怀道也是笑了起来。

    “我爹最狠,你是不知道,上次叛乱的事情,你,宝琳,崇义三个人封爵,我就是弄了一个子爵,把我爹急的啊,指着我就是一顿骂,

    说我没用,不知道跟着伯平,这样捞功劳的机会都抓不住,还去前线打仗?那不是找死吗?

    哎,这玩意,谁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你们三个也是运气好,凑巧碰到了而已!”程处嗣郁闷的说了起来。

    “哈哈,可不是碰巧,我是碰巧,但是伯平可是跑到宫里面来报告的,陛下开始还不相信,伯平提前预料到了!”尉迟宝琳笑着看着程处嗣说着。

    “不是吧?”程处嗣震惊的看着秦怀道。

    “是,不过很紧急,就没有来得及喊你,我都是骑马到了甘露殿了,快速禀报,但是还是没有来得及。”秦怀道苦笑的说着。

    “哎呦,你怎么不喊我一声啊,要命啊,一个侯爵跑了!”程处嗣那个着急啊,想着要是那天自己和他在一起,那肯定也是一个侯爵。

    “这个东西说不好,真的,你那天是不在,如果在,也未必能够活下来,伯平顾忌不到这么多人,我们两个命大,后面全是靠伯平在哪里支撑着,

    如果你们来的再晚点,我们就要没命了,对了,忘记问你,那天,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尉迟宝琳想到了这里,就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哎呦,侯君集杀不过来的,你没有看到,后面那些叛军都不敢上了,已经杀破了他们的胆了,在支撑一个时辰都可以,

    除非他们推到了墙,要不然,我能站在房门口一直杀!”秦怀道一听,笑着对着他们说着。

    “你厉害!”尉迟宝琳一听,对着秦怀道竖起了大拇指。

    “老爷,卢国公和鄂国公联袂来了!”一个管事的跑了过来,对着秦怀道他们喊道,他可是知道,两位公子在自己府上,昨天还带着伤过来的,现在肯定是要提前来通报他们一声。

    “我的天啊,还不放过我们吗?走!”尉迟宝琳立刻站了起来,就从旁边的小门跑出去,程处嗣也是跟着跑出去,

    秦怀道无奈的看着他们笑着,同时站了起来,到了房门口,就看到了程咬金他们已经到了前院的长廊了,正在往这边走。

    “两位叔叔,现在怎么有空过来啊?”秦怀道笑着迎了过去,对着他们说着。

    “那两个兔崽子呢?”程咬金先开口问了起来。

    “还在院子那边吧,我也不知道!我一早起来,没看到他们。”秦怀道马上笑着说了起来。

    “走,带我们去,好胆子,还敢夜不归宿。”尉迟敬德开口骂着。

    “不是,两位叔叔,情况不对吧,我听他们说,是你们把他们赶出来的啊,昨天晚上说没地方去,就在我府上住。”秦怀道不懂的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哼,没用的东西,就知道给老子惹是生非,还要去打仗,老子还没有死呢,就想要去前线,等老子死了,有他去的时候。”程咬金继续大骂了起来。

    “叔叔,叔叔消消气,消消气!”秦怀道马上过去,扶住了程咬金,希望他不要这么动怒。

    “叔叔,来来,去我书房喝茶,他们在我府上,也乱来不了,走!”秦怀道扶着程咬金他们前往书房这边,坐下后,秦怀道马上给他们泡茶。

    “伯平啊,劝劝这两个小子,小子不要想着去前线,他以为打仗是那么好玩的事情,那是死人的地方,

    武功再高,到了前线,也很危险,那箭矢乱飞,巨石砸下,攻城的时候,还有热油倒下,随便挨到一样,都要命,他们还以为打仗好玩呢,那是玩的地方吗?”尉迟敬德看着秦怀道劝了起来。

    “是,是,我昨天晚上劝了他们,也和他们说了,他们也答应了,不去了,两位叔叔放心,他们要去,不用你们抽,我去找人抽他们,好吧?”秦怀道对着他们两个说着。

    “恩,这还差不多,今天我们两个过来,就是让你去找他们说去,让他们不要想去前线,现在还不是他们去的时候!”程咬金听秦怀道这么说,也放心不少。

    “他们也就是临时起意,没事。”秦怀道继续安抚他们说着。

    “恩,那就好,伯平啊,你要小心长孙无忌这个家伙,这个匹夫可不是好人,这次你坏了他的好事,他肯定会对付你的,听说,长孙无忌可是收了不少,具体有多少,不知道!”程咬金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恩,叔叔,我有点不明白,你说他们收了禄东赞的钱,可是,这么隐秘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呢,为何现在弄的满城风雨了?”秦怀道不解的看着他们两个问了起来。

    “恩?”程咬金一听,也想到了这点,就看着秦怀道,尉迟敬德也是看着秦怀道,有点不解。

    “这个事情,难道还有诈?”程咬金扭头看着尉迟敬德说着,

    秦怀道此刻也是坐在哪里想着,现在程咬金他们都知道,那就说明,整个长安城,有势力的人,可能都知道了,

    他们都知道了,那就说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收了钱,如果被陛下知道了,哪怕是现在不处分,也会留下一个隐患在,做事情不是这么做的,

    那些文官都是老油条,他们不可能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隐患。

    “厉害!”秦怀道此刻点了点头,佩服的说了一句,而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不懂的看着秦怀道。

    “禄东赞厉害,这次就是禄东赞传出去的,肯定是他传出去的,他想要让我们大唐内部先乱起来,

    让我们无心专门的对付吐蕃,而那些收钱的官员,他们为了自证清白,肯定会继续反对打仗,只要我们前线稍微吃了一个败仗,他们就会继续发难。”秦怀道看着他们两个说了起来。

    “那也不对啊,如果是这样,他等于是把那些官员都给卖了!”程咬金看着秦怀道问着。

    “看着是卖了,但是这个是留言,没有证据,禄东赞要是不承认,怎么办?可是,如果文官不听他的,那禄东赞就承认了,到时候,由不得那些文官不听话。”秦怀道看着程咬金解释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