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二子从周

第四百七十七章 小妹的男朋友

    第四百七十七章小妹的男朋友

    还都没空手的,送菜的,送面的,送蛋的,送油的……不少人还知道探花郎家里凳子肯定不够坐,还自己带着凳子来的。

    苏油翻遍家中,只有十来斤豆子,吩咐张麒用油炸酥脆了,拌上细盐,然后煮了一锅茶,大家就这样闲话。

    离开汴京城这么些年,话题可就多了。

    不过大家更想听的,是探花郎自己的故事,更想看的,是县君小娘子。

    石薇羞得脸红红的,躲在苏油背后,一副乖巧模样,要不是腰间的短剑印囊,眉宇间一闪而没的英气,任谁都不敢相信这是位决胜沙场的巾帼英雄。

    满巷子的老人察看过了,都对这听说还是勋贵的新妇很满意,混没想过探花郎与他们其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没过多久,一名官员仪仗过来,巷子里众人才想起来,小郎君如今已是朝廷重臣。

    来人却是苏颂,如今是比苏油还重得多的重臣。

    知制诰,拜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同知审刑院。

    知制诰是替皇帝起草内制的官员,比如任命宰执参政,册封宗室,宣布国战开始等重要诏书,就该知制诰来写,除此之外,还要担任皇帝的顾问。

    通进银台司是整理全国送来的奏章条状,抄录出需要皇帝御览的那些,送皇帝审批的部门。

    门下封驳事,可以对认为有所不便皇帝旨意,进行封驳,不允许形成正式诏书。

    审刑院则是复审那些需要奏报皇帝的案件,经大理寺初审的案子,还要审刑院复审,定出二审处理意见,再呈报皇帝决断。

    苏油看着意态潇洒的族兄,暗自腹诽,真是到了京城才知道自己的官小。

    苏颂一进门,邻居们连滚带爬地跑了,好些连凳子都忘了拿。

    老百姓还是怕官,苏小郎君是特例。

    苏颂看着一张小桌上的油酥豆子,拿起一碟,捡了两颗放进嘴里:“你也是四品大员了,该有的体统还是要立起来,这像什么话?”

    苏油笑道:“京中消息他们是最灵通的,别小看这巷子邻居,谁家没几个胥吏亲戚?”

    苏颂摇头笑道:“士大夫中,也只有你才做得到和市井小民打成一片。我刚在使馆区同辽使议事,顺便过来看看你。”

    又看了院子中两位老外:“这两位是大食人?”

    苏油说道:“呃,族兄果然博闻广见,这都看得出来?大食以前有个智慧宫,如今那边正经战乱,这两位也是学者,一路流落过来的。”

    “我正在让他们拟出智慧宫经典的纲目,准备送往泉州,杭州,广州,先期从西夷海商那里悬赏搜集。”

    苏颂点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过脸上的煤烟是怎么回事儿?”

    苏油拎起腊猪腿说道:“嗐!都不是会过日子的人!族兄你别走了,今晚吃周大家的腊猪腿,如今在汴京城也出名了。”

    苏颂说道:“嗯,今日来其实还有家事与你商议。”

    苏油愣了:“家……家事?”

    苏颂说道:“小妹与我那弟子陈景润两情日笃,这都十九了,这次你回来,就算男方家长……”

    苏油满眼冒金星:“等……等下,那陈……什么景润……,等等……小妹有男朋友了?”

    苏颂找了个凳子坐下来,觉得不舒服又站起来:“什么男朋友,说得如此难听!走吧,书房说话。”

    苏油将腊猪腿往张麒身上一扔,跟在族兄身后吼道:“怎么回事儿?!什么时候的事儿?!为什么我一点不知道?!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

    两人来到书房,苏颂坐了下来:“闹什么闹?我那弟子出了名的敦厚纯良,孜孜于学问,朝廷几次要转官,都给他辞了。如今是太常寺博士,领郊社,典籍,是小妹良配……”

    苏油撇着嘴:“说白了就是一个看仓库的加图书管理员书呆子,哪里配得上我家小妹?”

    简直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好在苏颂涵养不错:“难得二人两情相悦,又有共同语言,他们一起研究恢复《缀术》……”

    苏油说道:“《缀术》是他找到的?原来是处心积虑投小妹所好,引她上钩,真是用心险恶……”

    苏颂说道:“我那弟子家境简单,也是孤儿,上面有个伯父,如今在国子监任教,算是书香门第……”

    苏油说道:“孤儿出身,缺少关爱,心理容易变态,不行不行……”

    苏颂说道:“人品是很好的,谦退淡泊,在士林中也是有名声的……”

    苏油说道:“读书人的名声,我是不大相信的,这东西可以炒作……”

    苏颂说道:“一会你见到就清楚了……”

    苏油傻了:“啥?一会儿?什么意思?”

    这是石薇捧着两盏茶进来了:“族兄,请喝茶。”

    苏颂微笑道:“弟妹声威震动天下,渭州一战,强破中军,一击奠定大局,真是精彩绝伦!”

    石薇怪不好意思:“当时是急眼了……”

    苏油赶紧打断:“等等!这些下来再说,啥意思?那个陈什么景润,骗了我家小妹,还敢上门?!他不怕挨揍?”

    苏颂一拍桌子:“闹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当哥哥的推三阻四是什么道理?人都没见着就说不行,你当什么人都能做我苏颂的弟子?”

    从没见过族兄发怒,苏油立马怂了,悻悻道:“那就见见……不过先说好,见了不行那就还是不行!”

    石薇赶紧出去了,没一会带了两人进来。

    小妹安安静静地站在苏油前面:“哥哥。”

    苏油看着小妹:“又串通好了是吧?怎么又瘦了,每次回来好不容易把你养胖点,我一走你就慌着给我瘦回去是吧?”

    这就是无聊发泄了,苏小妹都懒得理他:“哥哥,这就是陈昭明,字景润。”

    陈昭明也躬身施礼:“见过苏漕帅。”

    见陈昭明比自己还大几岁的样子,苏油有些不满意:“你多大了?”

    陈昭明“呃”了一声:“小弟二十六了。”

    简直是开口就得罪人,意思是我显老是吧?

    苏油不由得扶着脑门:“别,先别称兄道弟的,你比小妹大了整整七岁……”

    苏小妹一跺脚:“哥!”

    苏油看着陈昭明鼻梁上最新款的眉山赛露络眼镜,知道肯定是小妹给他弄的,不免有些心酸,自己怎么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意兴阑珊地挥着手:“算了算了,既然你们相互喜欢,那我也干涉不了,一会一起吃饭,听说你也精擅数学?”

    陈昭明说道:“伯父自幼严督,中了进士后就在太常寺任职,后来助先生整理书籍。数学,还是任职之后发现的兴趣……”

    苏颂说道:“太常寺的历代历法天变记录,昭明都有研究,他精擅的是天文,数学只是研究天文的工具。对了,本初子午线的设定,就是出自昭明的建议。”

    我的个去……

    苏油终于开始正眼观看陈昭明,看起来呆呆的,却是面带猪相心中嘹亮啊,这种送给皇帝的高级彩虹屁,怎么都不像是书呆子拍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