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第二十四章:熊的智慧

    身穿机械外骨骼的壮汉走进房间内,途经那名重伤的少女时,一脚踩在对方头上。

    咔吧。

    少女的身体一抽,就失去声息。

    壮汉挡在门口处,这满脸横肉的家伙努力调整表情,最终对苏晓咧嘴笑了,看起来有些蠢憨。

    “先生,这是我们的见面礼,请您务必收下。”

    壮汉从怀中掏出一根20公分长,5公分粗的金属管,躬身递向苏晓。

    金属管两端被密封,苏晓袖口内的短刀消失,如果按照某种局面发展,他绝对会出手灭口。

    苏晓看了眼金属管,手指一扣,金属管一端被打开,一张发黄的图纸滑出。

    【你获得‘磁爆猎手’设计图。】

    苏晓打开卷成圆筒状的设计图,这张设计图的纸张为黑底,白色线条在上面勾勒出十几副图案,每副图案附近都有文字标注。

    看到苏晓收下磁爆猎手设计图,壮汉似乎是松了口气。

    “断牙,靠近些,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壮汉眯起眸子,冷冷的看着断牙。

    断牙犹豫片刻,最终放下金属铳,低着头向壮汉走去。

    断牙刚到壮汉身前,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拳。

    砰!

    断牙直接撞进破碎的家具堆内,他缓了几秒才从破碎的家具内爬出,晃了晃头,还抽了自己两耳光,才勉强清醒过来。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傻了吗?你真的认为,只要你死,你弟弟就能活?”

    在苏晓收下磁爆猎手设计图后,壮汉的言谈明显开始意味深长。

    “他太弱了,轮不到他的。”

    断牙擦了把嘴角的血迹,依然低着头,因为他知道,自己被那名少女出卖了。

    断牙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先隐瞒苏晓能治好‘血焚’这件事,让苏晓先治疗自己的弟弟。

    在这颗战斗科技发达,但医疗落后的星球,血焚几乎是不可治愈,有六成以上的超凡者,最终都死于血焚。

    实际上,就算医疗发达,其实也治疗不好血焚,这不是常规疾病,而是神秘侧疾病,是能量对脏器的侵蚀。

    炼金学就是神秘侧中的知识类能力,在苏晓看来,血焚其实和重感冒的威胁性差不多,并不难治愈。

    血焚作为神秘侧的疾病,在塞壬星上几乎无解,这就像是一名巫师死于阑尾炎,听起来很荒谬,但因世界特质不同,这种事真的发生过,而且不在少数。

    断牙的隐瞒,已经将自己的一只脚踏入棺材,或者说,这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一旦被9号避难所的首领知道有人能治疗血焚,大概率轮不到断牙的弟弟得到医治,身患血焚的猎手实在太多。

    至于发现圣焰药师的功劳,断牙从不认为那自私的首领,会赏赐给他哪怕一枚肖克,更别说赏赐给他治疗机会。

    显然,之前和断牙一同的那名绿草衣少女,出卖了断牙,她无视断牙的贿赂,想将消息传达给首领,从而获利,奈何,她没资格直接见到首领,而且事关重大,弄不好她就会因这件事莫名其妙的死掉。

    所以绿草衣少女找上猎手小队长,铁甲熊·纳加,也就是她的队长。

    这少女不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断牙与铁甲熊曾在一个小队,况且,这少女也不相信有人会遵守道义。

    然而,铁甲熊就是为数不多的‘异类’,断牙那只眼就是为他半盲的,没有对方挡的那一下,他活不到今天。

    铁甲熊虽然长相粗犷,但他心细如发,得知大概后,马上安抚住那名少女,并让对方带路。

    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铁甲熊并不傻,他虽然想还断牙的情分,但也不想把自己赔进去。

    因此,他刚露面就来了一句,‘先生,我们的首领有请’,这是保险,方便甩锅的保险。

    而铁甲熊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灭口,弄死那名少女,第三件事为观察,感觉差不多后,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宝物,以此买通苏晓,他之前那句话也很有趣,‘先生,这是我们的见面礼’。

    注意,是我们,不是我们首领,这其中天差地别,而在苏晓收下‘磁暴猎手’后,铁甲熊知道,他成功了大半。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至少以苏晓的经历来讲,他真就没遇到过那种无脑杂鱼,就算是战斗力极弱的家伙,也都懂得审时度势。

    “纳加,多谢……但别妨碍我。”

    断牙的话很矛盾,由此可见他纠结的心情。

    铁甲熊·纳加根本没理会断牙,而是看向苏晓,礼貌性笑了笑。

    “先生怎么称呼?”

    “圣焰。”

    苏晓坐在一张破旧木椅上,手中抛动圆筒状设计图,他之前准备将这三个家伙都灭口,现在看来,暂时没必要,与之相反,这三个或许能起到意料之外的作用,尤其是断牙。

    “圣焰先生,断牙的脑子,嗯~,您应该看出来了。”

    铁甲熊搓了搓手,言外之意很明显,只要能保密,他们还愿意奉上好东西。

    “我来这的目的,只是想找一处居所。”

    “是是是,居所没问题,我在A区有一处居所,通风良好。”

    铁甲熊拖动身下的座椅,靠近苏晓一些。

    “圣焰先生,您看今天的事……”

    “我对你们的个人恩怨不感兴趣。”

    “哈哈哈,当然了,我们这种小人物,虽然说不定哪天就死在荒野,但谁都不知道我们能偶然间得到什么好东西。”

    铁甲熊就是没有香烟,否则他此时绝对会拿出一支,并恭维一句圣焰先生您抽烟。

    可以说,铁甲熊处理这件事的方法相当老练,他救下了必死的断牙。

    “圣焰先生,这边请。”

    铁甲熊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苏晓向房间外走去,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接触到9号避难所的高层。

    见此,断牙的嘴巴开合,铁甲熊瞪了他一眼,走到门口时,低声开口道:

    “这次,我不欠你什么了,2天,或许更久,轮到你弟弟。”

    留下这句话,铁甲熊向房间外走去。

    不知为何,断牙也起身向外走去,这让铁甲熊皱起眉头。

    “刚才脑子有些不清醒,带我去见首领,这件事必须彻底解决,看来这次要付出些什么。”

    “这才是我认识的断牙。”

    铁甲熊一巴掌拍在断牙背上,身材如同麻杆的断牙险些被拍在墙上。

    越野战车启动,铁甲熊开车,苏晓坐在副驾驶,断牙在后排,至于断牙的弟弟,这少年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因为他知道自己可能会说错话,所以就什么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