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第三章:灭口与演技

    苏晓从皮座椅上站起身,布布汪、阿姆、贝妮都在首都·祖尔城,距离苏晓最远的是阿姆,约10公里左右。

    脑中快速回忆,一个名字出现在苏晓脑中,简·维拉,双亲病逝,看起来很纯净的妹子,实际上她并非看上去那般出淤泥而不染,以平民的身份成为王裔的未婚妻,这既是因为她有漂亮的皮囊,也因为她足够聪明。

    处理那名王裔的尸体时,这少女最初很恐惧,之后越发积极,这也是她没被灭口的主要原因。

    如果苏晓没记错,对方居住在祖尔城东侧,那里有一大片林园区,风景优美。

    苏晓不在乎那名少女是有罪,或者说,这件事中就没有无辜的人,对方不死,他的死期应该就不远了,这不是是否会被出卖问题,苏晓不信一名少女能抗住王室那些猎犬的审问太久。

    苏晓拉开厚重的窗帘,方格形玻璃窗外漆黑一片,从高度判断,这里是3~4楼,考虑到这栋建筑每一层都较高,这很可能是3楼。

    夜间10点46分(通过怀表获得信息),所处位置是三楼的办公室,前方是正街,后方是后院,走出后院有一条小路,但要小心对面的那栋酒店,虽说是酒店后门,那依然鱼龙混杂。

    滋,滋,滋……

    苏晓在房门处扯了十几根金属丝,三块炼金炸弹贴在门框上,谁敢撬锁进来,直接炸飞,而且简·维拉的住所距离这里不算太远,苏晓绝对能听到爆炸声。

    刷拉一声,苏晓在掌心划开一道伤口,鲜血顺着的他指尖快速掉落。

    斯~

    水汽喷雾飘散,苏晓是在掩饰血腥味,至于为何留下血迹,这是留一条后路,如果真的有人破门而入,那炸弹与血迹,就可以解释为苏晓遭遇不测,并非一定是他布置的炸弹,别人是否相信无所谓,只要无法在短时间内下定论就可以。

    苏晓这次离开处刑机关总部,不能被任何人知道,他是去灭口,将那名副军团长留下的破事处理掉,这也是苏晓想得到副军团长职位必须要做的事。

    悄无声息的推开窗,2秒钟不到,窗户就再次关闭,而苏晓已站在处刑机关总部的楼顶。

    从高处鸟瞰这座城时,一栋栋很有年代感的高楼林立,当然,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修建出7到8层的高楼就是极限,再高就可能塌。

    夜风习习,苏晓缓步走在高楼边缘,下一刻,他消失在原地,仿佛从未出现过。

    夜间的祖尔城还算热闹,街边路灯昏黄,街道上还能看到三三两两的行人,大多都是黑发与棕发,偶尔也能看到金发或红发,这个世界没有人种区分,统称为人类,幽鬼才是敌人,至少大部分人都这样认为。

    十分钟后,苏晓半蹲在一栋二层小楼上,闭目感知小楼内的情况,共两男一女,似乎是在讨论什么。

    嗡~

    一只金属蜂飞入二层小楼内,半蹲在房顶的苏晓正拿着摇杆遥控器,左眼前是片黄色镜片。

    “维拉小姐,对您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也有些事必须查清,那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没人能无视帝国的法律,没有人,包括库库林军团长,你懂吗。”

    一名身穿黑色装,戴着皮手套的男人开口,他坐在沙发上,看神情仿佛是在自家。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到底要问多少次,难道你们怀疑我是凶手吗。”

    一道略显疲倦的女声传来,苏晓通过那只金属蜂,看到一名身穿米黄色长裙的少女,果然,她有一副美丽的皮囊。

    一颗形状奇特的金属球出现在苏晓手中,他将金属球放在二层小楼的房顶,之后按动上方的机关,做完这一切,他几个纵跃就抵达一栋更高的建筑上。

    二层小楼内,灯光略微闪动,似乎是电流受到什么东西的干扰。

    “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现在库库林先生是最大嫌疑人,简·维拉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去包庇他。”

    “我没有。”

    “你有。”

    黑衣男的语气笃定,他在微笑,像简·维拉这种聪明些的平民,完全提不起他的兴趣。

    “我,没,有。”

    简·维拉一字一顿的开口,似乎是受到什么屈辱,她的呼吸有些紊乱,这是正常生理反应。

    “通常情况下,人在说谎时会有细微的表情变化,就在刚才,你……”

    黑衣男语气轻松的开口,这件事基本结束,他接下来要做的,只需封锁情报,以免刺激到某个人。

    轰!

    一声爆炸响彻夜空,将城东一片区域的宁静打破,大片燃烧的木块飞溅,混凝土残骸如同天女散花般,在方圆半公里内落下。

    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趴在残骸内,不远处,一名被炸断右臂,小半个头颅都骨折的男人爬起身。

    “咳咳……”

    男人发出干咳,他脑中就像有无数根针在刺,可他却凭借顽强的意志力爬到一块碎石前,满是鲜血的手指在上面书写。

    ‘24de9(军团,谋杀,夜晚,这三个词代表的意思很简单,副军团长库库林·白夜谋杀王裔)。’

    嗡~

    一只金属蜂飞到黑衣男面前,这只金属蜂的复眼呈现出绿色荧光,腹部是一根荧绿色的纤维管。

    黑衣男仰头看着金属蜂,不知是巧合还是怎样,他还看到一名站在远处楼顶的男人,在这一刻,他有些愕然,心中满是不敢置信。

    对方为何如此大胆?难道不怕暴露吗?到底是哪一环暴露了?

    “库库林·白……”

    轰!

    第二声爆炸传来,这次的声音不算太响,可一种荧绿色强酸飞溅,将爆炸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腐蚀。

    苏晓将手中的摇杆遥控器抛向那片残骸,飞在半空,遥控器内闪动着红光,还发出清脆的电子音,声音越发急促。

    ……

    半小时后,处刑机关总部,副军团长办公室内。

    各类文件堆积在办公桌上,房间内烟雾缭绕,半个吃剩的苹果截面已经开始发黄。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皮椅上小憩的苏晓睁开眸子,而在门外,一名身穿黑纱裙,戴着薄面纱女人正站在房门外,她不算太美,但有种名为气质的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拥有,面对这名年龄在30左右的女人,大多数男性都会有种局促感,那是种明知配不上这女人,却还有非分之想的感觉。

    女人名叫南茜,嫡系王裔,很多人都称她为南茜夫人,这不代表她已婚,而是另一种原因,她是处刑机关名义上的军团长,最高统领,不要认为这是个花瓶,她只是没有战斗力而已,上两任小看她的副军团长,下场都很惨。

    南茜夫人单手抬起,略微弓曲的食指逐渐伸直,走廊的黑暗中有几双眸子睁开。

    “进来。”

    听到房间内的声音,南茜夫人摆了摆手,示意那几人不要轻举妄动,她推开房门,刚要抬步走进房间,迎面飘来的浓烟就将她呛的连连干咳。

    而在走廊的黑暗中,布布汪打了个哈气,用鄙夷的小眼神看了眼黑暗中的六名男人,那意思是:“你们撅着屁股半蹲在那,是要赛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