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第十二章:狂信徒

    昏暗的民宅内,苏晓抓着黑袍男的头发,双臂尽断的黑袍男目光呆滞,明显是不能接受眼下的情况。

    “我,败了?”

    黑袍男体内的青钢影能量散去,体内剧痛感消失后,他明显恢复了一些神智,那双眸子先是看向苏晓,转而看向躺在地上的女间谍。

    黑袍男名叫斯派克,太阳王国·神庭成员,在神庭内担任主教。

    太阳王国的神庭,其实就是这个国家的武力机构,与格雅联盟的军方对应。

    太阳王国抵御外敌时,神权高于王权,和平年间王权高于神权,用生物学来描述的话,两者属于相互寄生关系,战时王权寄生在神权上,战停神权寄生在王权上。

    神权负责训练、统领、管辖军队,王权则是负责财政,民生等方面,两者选择共生就是皆大欢喜,如果某一方向吞掉另一方,这种事不会发生,或者说不会第二次发生。

    200年前,太阳王国的神庭意图灭掉王族,从而独掌大权,王族遭到迫害半个月后,格雅联盟大军直接打穿太阳王国,先锋师团甚至已经看到太阳王国首都上方飘扬的国旗。

    付出近70万士兵战死的代价,太阳王国将格雅联盟打退,格雅联盟带着大量资源,心满意足离开了太阳王国的领土。

    有了这惨痛的教训后,太阳王国的神权与王权从互看不顺眼,变成相亲相爱的兄弟,再也没讨论过分家的问题。

    那次太阳王国被打穿实属正常,士兵在外打仗,后方的补给突然断了,怎么可能不输,如果不是家大业大,太阳王国已经被灭国。

    神庭的军事统帅大致能分成六个级别,分别是:

    修司,大修司,这个神官等级对应格雅联盟的尉级。

    主教,晨光主教,这对应格雅联盟的校级。

    神使,大神使,普通神使共有三个阶位,对应的是将级,大神使只有一位,是神庭的最高统领者,基本没有武力,但这一代的大神使有堪称恐怖的指挥头脑,是格雅联盟总统最忌惮的对手,没有之一。

    王室的关系则要复杂很多,值得一提的是,现担任加克巴克监狱典狱长的斯卡因,他的妻子就是太阳王国的一位公主。

    不要认为这很荒谬,那名公主是斯卡因打仗时抢来的,得知斯卡因赢取那位公主时,现任太阳王国的国王险些被气到当场暴毙。

    这是件很严重的事,斯卡因与公主所生之子,从身份上来讲属于太阳王国的分支血脉,太阳王国很看重出身,因此就算在战场上生擒了斯卡因,也不能像抓捕其他敌军那样,直接处死或当成苦力,而是要好吃好喝的‘关押’起来。

    无论怎么说,斯卡因毕竟是太阳王国王族的女婿,无论王族愿不愿意承认,事实都是如此,不承认的话,整个王权体系甚至都可能出问题。

    斯卡因这一手,已经不能用机智来形容,格雅联盟不会在乎他迎娶了谁,毕竟他的个人功绩摆在那,况且公主是他抢来,这公主既是美娇妻,也是关键时刻的保命牌,前提是斯卡因不直接死在混乱的战场上。

    被苏晓生擒的斯派克,正是神庭的主教,相当于抓了名少校。

    斯派克作为主教,他虽然没有领导才能,但他的实力却不渣,之所以一分钟不到就被苏晓砍倒,一是因为斩龙闪太过锋利,原本斯派克坚信斩龙闪破不开神之力的防御,奈何两刀过后,他从此就告别双手抱胸这逼格十足的姿势,苦修十几年的拳法瞬间失去意义。

    被斩断双臂时,斯派克用出一招类似于神灵附体的能力,那明显是要开大招,苏晓察觉到这点后,用龙影闪能力穿透空间,移动到斯派克背后,对着他的尾椎就是一记侧踢。

    如果拉开架势正面战斗的话,斯派克对战苏晓,胜率大概有三成左右,奈何在苏晓拔出长刀时,从未见过‘格雅人’使用近战武器的斯派克,想看看苏晓到底要做什么,只要苏晓不拿出枪械,斯派克并不在意苏晓的近战能力。

    斯派克用血淋淋的代价学到了一课,就是不要去好奇敌人的能力,只要是战斗,就拿出全部本领。

    滴答,滴答……

    透明水滴滴落在地,斯派克的脸在抽搐,这个26岁的男人,此刻已泪流满面,他不是恐惧,而是憋屈,用古典一些的方式形容就是:苦苦修行14年,一分钟不到修为尽费。

    苏晓颇感诧异的看着斯派克,他着实没想到,实力如此之强的家伙居然会泪流满面。

    “杀了我。”

    斯派克的眸子直视苏晓,他在流泪,可他眼中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恐惧,那双满是泪水的眸子中,有的只是恨不得将苏晓生托活剥。

    【提示:你受到‘信徒之泪’的效果影响。】

    【心灵之刃能力激活,已免疫本次精神系控制能力。】

    ……

    看到这提示,一把折叠刀出现在苏晓手中。

    刷~

    寒芒划过,斯派克眼前陷入黑暗,但他并未瞎。

    “哈哈哈,你这混蛋。”

    斯派克突然大笑起来,笑的有些癫狂。

    “狂信徒。”

    苏晓终于发现,这名叫斯派克的主教不正常,对方十之八九是神庭内的狂信徒,不是对某个神的狂信,而是对神庭这个组织本身的信赖与执着。

    世界上有两种人最难对付,一是不怕死的人,二是疯狂的信徒,斯派克明显属于后者。

    “神告诉我有光,神庭传达了此光,我立于神庭的殿堂之上,告诫世人……”

    斯派克开始碎碎念,完全没有与苏晓交涉的意思。

    “啊!!”

    斯派克发出一声惨叫,片刻后,他继续碎碎念。

    遇到这么个东西,苏晓着实头疼,他活捉的这两个,一个是间谍,另一个是狂信徒,苏晓宁愿拷问间谍,也不想再尝试从狂信徒口中得到情报。

    半小时后,一辆卡车停在民宅前,卡车后方的车斗上搭着布棚,深绿色布料显的很厚重。

    几名衣着各异的男人从卡车布棚后跳出,他们进入民宅,片刻后就抬出两个长布袋。

    砰。

    卡车副驾驶的门关严,冒着黑色尾气的卡车前挺一下,缓缓驶入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