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第八章:女装大佬的黑历史

    生意谈妥,餐桌上的气氛明显轻松了很多,看到苏晓没动桌上的食物,桀诺放下手中的筷子,这老头用餐时刀叉、筷子都会用到。

    “怎么,怕我揍敌客家在食物中下毒?”

    桀诺话音刚落,其他揍敌客家族的成员都看向苏晓。

    “当然。”

    苏晓的回答很直接,女装大佬柯特·揍敌客皱起眉头。

    “怎么可能在食物中下毒……”

    “来人,帮客人换一份食物。”

    席巴开口,两名女管家走进客厅,帮苏晓更换食物,食物中的确下毒了,这是席巴安排的。

    “真的……下毒了。”

    柯特·揍敌客低下头,默默吃饭。

    “之前你是来路不明的客人,而现在你是雇主。“

    席巴的声音有些冰冷,这就是他的性格,严肃、古板,是一名很传统的杀手。

    “用餐就不必了,什么时候能见到马哈·揍敌客。”

    揍敌客家族提供的任何食物,苏晓都不会碰,席巴是用毒的专家,这家伙在生物变异方面也有不低的造诣,那强壮的身体不知经过多少次改造,就连金色装备【卞氏匕首】的剧毒都能无视。

    “两小时左右,你似乎…是要去挑战某个强大的存在?”

    桀诺已经隐约看出什么。

    “嗯,和你挑明也无所谓,我见马哈·揍敌客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知道和他交手我会不会死,如果会死的话,大概能坚持多久。”

    “你要去挑战猎人公会会长?”

    桀诺目露奇光,他在试探这次委托中是否有未知的风险。

    “比猎人会长更强的东西。”

    “你疯了?”

    “想要强大,总要做些看起来很疯狂的事。”

    “……”

    桀诺摇了摇头,他与苏晓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

    “能透露一些?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桀诺继续试探。

    “上次在友克鑫拍卖会的那些东西,还记得吗?”

    苏晓说的是上次围攻友克鑫拍卖会的尼拉潘族,那种来自于黑暗大陆的生物。

    “记得,那东西来头不小,如果我没猜错,那东西来自黑暗大陆。“

    桀诺也不再隐瞒已知的情报,情报这东西,适当互换很有好处。

    “前不久,在‘东果托国’附近出现一群奇特的生物,它们猎捕人类、家畜等,我对这种生物很感兴趣。”

    “东果托国?那个自治国?”

    柯特·揍敌客咬着牙,脸色不怎么好看。

    “哦?柯特去过那个国家?”

    桀诺示意让他孙子继续说。

    “某次执行任务去过一次,那个自治国的国王……是个很惹人讨厌的家伙。”

    柯特·揍敌客似乎不愿多提这件事,原因很简单,那名国王看上了柯特·揍敌客的姿色,柯特·揍敌客当时差点气的杀了那国王。

    听了柯特·揍敌客的描述,布布汪来了兴趣,那目光似乎在说:“继续说啊,本汪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

    “也就是说,东果托国出现的东西,会强大到让你来找我爷爷试探,试探自己和那东西交手时会不会战死?”

    桀诺基本清楚事情的大概。

    “基本就是这样。”

    东果托国的事,根本没必要隐瞒,按照时间算,蚁穴很可能已经建成,嵌合蚁出现军团制。

    苏晓之所以不现在就前往东果托国附近,是因为现在的嵌合蚁太辣鸡,辣鸡到苏晓能独自踏平蚁穴的程度。

    就算蚁王的三名直属护卫已经诞生,那也挡不住苏晓,1V3苏晓的确不是对手,可3V3就不同了,布布汪引走一个,阿姆拖住一个,苏晓则只需要对付一名直属护卫。

    当然,这只是苏晓的假设,他不会现在去找嵌合蚁的麻烦,通过衍生世界联络平台,苏晓了解到,已经有很多契约者组队去‘保护’嵌合蚁发展。

    如果蚁王无法诞生,主线任务就无疾而终,那样的话,的确不需要承受抹杀惩罚,但那会导致这个衍生世界零收益。

    有些比较弱的契约者,当然希望出现零收益的情况,他们只要保证自身不死就可以。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关于抢夺蚁王的心脏,很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就是只要获得部分蚁王的心脏就能完成主线任务。

    类似的任务,苏晓接到过几次,以他的判断,所获得的心脏越完整,主线任务的完成度就越高,奖励也就越丰厚。

    这样一来,会出现一种情况,得到蚁王心脏的人将会发一笔横财,那些没得到蚁王心脏的契约者,只要不想死,都要花高价去购买一小块蚁王的心脏。

    这就是竞争,强者得到一切,弱者只能等待死亡,轮回乐园不是慈善机构,有能力的人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因此,在抢夺蚁王的心脏时,所有契约者都会异常疯狂,很可能出现一场契约者大乱斗。

    “似乎有大事要发生,但这和我揍敌客家族无关。”

    桀诺不再试探关于东果托国的事。

    “似乎……有关。”

    一直沉默的伊尔迷开口。

    “怎么?”

    桀诺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一些。

    “奇犽就在东果托国附近,之前他在友克鑫,现在的位置是东果托国边境。”

    听到这句话,桀诺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

    “这的确不是个好消息,奇犽需要在外成长,可他还无法面对这么强的敌人。”

    桀诺其实理解错了整件事的情况,他认为以苏晓现在的实力,都不足以在东果托国全身而退,甚至于需要来找马哈·揍敌客来实验一下。

    “伊尔迷,去把奇犽……”

    “父亲。”

    席巴打断桀诺的话。

    “之前我答应过奇犽,他的决定,我们不再干扰。”

    桀诺眯起眼,思考片刻后叹了口气:“那就放任他去吧。”

    “父亲!”

    席巴的妻子基裘开口,这是名满脸缠满绷带,带着外置电子眼的美妇人。

    “怎么能这样,奇犽他…他…”

    基裘已经在狂暴的边缘,奇犽可是她的心头肉,当然,作为揍敌客家族的儿媳,她对奇犽的母爱似乎有些扭曲,或者说,揍敌客家族的人就没有正常的。

    “闭嘴。”

    席巴的语气平淡,他刚开口,正喋喋不休,情绪极为激动的基裘像是被按了镜音键。

    苏晓一直没开口,他感觉揍敌客家族的人意外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