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1994章

    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

    这张城防图上标注了扬州城几座城门、瓮城、箭楼等主要城防工事,以及城内外几处军营和官府衙门的位置。而利用本地四通八达的水道所构建的护城河,绝对可算是扬州城城防的一大亮点了。

    龚十七率先给出了看法:“如果城防能部署一些性能较好的火炮,这地方就稳了。”虽然姬元青称这只是十多年前的扬州城防图,但龚十七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很清楚要从大明官方手里搞到这玩意儿有多麻烦。

    对于大明境内重要城市,特别是沿海大城的城防资料搜集工作,从安全部等情报机关成立以来便从未停止过,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汉当年对崖城开展的侦察行动。但有关城防状况的情报搜集一般都是碎片式的情报,经过筛选、整理、汇总之后,变成情报机关和军方手中的参考资料。要真正拿到第一手的城防部署图,那对安全部来说也绝非易事,龚十七以前在南方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便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以对姬元青手里的城防图十分上心。

    不过他也没有冒失地向姬元青询问军情局是如何搞到了这样的绝密资料,毕竟人家肯把这些信息拿出来共享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再要求公布得到这些信息的渠道,那就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龚十七自然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所以当下也没多问,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与姬元青一起参详这张多年前的城防部署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