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一百五十九章 功成

    一咬牙,许易催动神念,被他提前放在地上的最后一枚妖元石,和一枚白中带绿的妖核,一并朝他口中送来。

    妖元石和妖核才入口来,一刹那,滚滚热流,瞬间荡涤全身。

    周身的筋络一瞬间,好似万载冰封的雪山,一下子拥抱了太阳,尽数化开。

    刹那间,许易体内的气血充盈到了,原本就几要爆体的气血,瞬间将许易周身的穴窍,迅速冲毁,滚滚洪流终于汇聚到了一处。

    但听许易周身发出一道悠扬的龙吟,第二道龙门轰然崩碎,一道玄妙的气息,在许易周身弥漫,周身筋络宛若雄起的怒龙,根根虬起。

    所有的穴窍,皆不断开合,宛若巨龙吸水,吞吐着庞杂的气息。

    没一次吞吐,许易周身的毛孔皆会溢出各种污浊的体液。

    直到三千六百次吞吐后,许易再度恢复了感知,一股剧烈的疼痛,似乎从四海八荒弥漫而来,瞬息许易失去了知觉。

    这一沉睡,不知过去了多久,再度醒来时,许易立时意识到自己体内再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头一个涌入的念头,便是自己的感知再度有了微妙的变化。

    许易很清楚,感知的进阶并不是无止境的。

    比如修行到阳尊境,每一转的提高,感知的进步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甚至,他也听白长老说过,感知的进步并不永远随着修为的进步而进阶的。

    就好比修士的气力,到达一定程度后,进步的空间,极为有限。

    听白长老讲,真丹强者的感知半径,也不过数百里。

    此刻,许易的感知半径,并没有扩大,可他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感知有强大了。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硬要类比,那便好似一面镜子原本蒙昧了些许微尘,现在将尘埃拂尽,浑然澄澈如明。

    紧随感知变化之后,涌来的,自然是身体的变化。

    他仿佛置身于腥膻的泥浆之中,周身恶臭,赶忙跃身而起,自芥子中唤出浴桶和清水,一连换了三桶水,这才罢休。

    沐浴过程中,许易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体表越发光泽细腻,浑身好似玉锻一般。

    稍稍鼓噪气血,整个人便似置身于汪洋血海中,周身散发着澎湃的力量,似乎举手投足间,便忍不住要毁灭这片天地。

    念头一动,乌沉匕首已落入掌来,伸手一划,皮肤裂开,却无血液溢出,连筋膜也无法撕碎。

    用力穿刺,只能刺穿筋膜,却根本不能触及肺腑。

    饶是以许易如今的城府深沉,一番测试后,也忍不住咧嘴傻笑。

    这可是八阶法器,尽管只是残兵,威力之大,许易太清楚了。

    连夏神尊的金甲神,也被其一击即破,如今的许大官人,竟能凭玄功硬抗。

    许易敢对天发誓,当初在天神殿的无名氏,肉身之强,绝无此等威能。

    而其人也自称开通了二道龙门,如今看来,不知是真是假。

    但毫无疑问,那天魔玉璧中的“了尘”传授的九转成圣诀,绝对是一篇旷古绝今的神通。

    不似玄霆淬体诀,每每还需催动神功,才能有效防御攻击。

    许易如今周身气血自转,劲力暗布,二道龙门开辟,他肉身防御,已是固若金汤。

    自得之余,许易将注意力自体外转到了体内。

    惊奇的发现,二道龙门开辟,顶轮和吼轮处,出现了两道淡淡的光圈,一道若有若无的紫色腾龙模样的气体,封死了丹田。

    “亿万金阳映银天,架起紫龙腾渡千劫。”

    许易脱口吟道。

    这句诗正是九转成圣诀中的一句诗,彼时,许易不知是何名目。

    此刻得见体内的变化,立时就对照上了。

    他很清楚,只需两道光圈的金芒,将紫龙消弭,气海便会再度打开。

    历经万千磨难,许易的修行终于踏出了关键一步。

    与此同时,许易也发现,映照在心海的那份九转成圣诀的残篇终于有了新的变换。

    如水波一般,开始漾起细细的褶皱,足足等待了半个时辰,才显露出一个字。

    按照这个速度,一篇法诀全部出完,真不知还要多久。

    许易真按捺不住了,他这一修行,已耗去太久了。

    再算上离开东华仙门的时间,转眼已快半年了。

    自腰囊中取出传讯珠,发现来讯的人不少。

    有岳子陵的,有何仙君的,这二位苦于噬心虫之害,关注他许某人也是正常。

    信息最多的却是白长老,严令他速速回归,有重大难题许易商讨。

    掠过岳子陵和何仙君的消息,许易催开禁制,接通了白长老的传讯珠。

    传讯珠才接通,便传来白长老狂暴的呵斥声,“小子,死哪儿去了,莫非不找到天元种子,你就不打算归来?”

    白长老的话方入耳,许易心中陡然一动。

    茫茫妖域,机遇极丰,阅读妖族禁典,许易发现这妖域之中,亦有许多未曾探访的禁地。

    他如今已打破二道龙门,最难得关隘已经渡过了,下一步,自然便是冲击真丹神尊。

    彼时,他正是抱着这个目的,才入妖域,寻常火系天元种子。

    未料,天元种子不曾求得,却先将石化的经络解开了。

    白长老一句提醒,他顿时又消了立时回归东华仙门的念头。

    许易道,“不敢瞒前辈,我在此地,确寻觅到一二机缘,正是关键时期,实在不愿中断,仙门那头,还望前辈代为转圜。”

    白长老道,“罢罢罢,既是有机缘,也不好打断你,谁叫你小子如今在掌教大人心中也挂了号,成了我东华仙门对外的脸面,若是旁事,老子真想立时把你拽回来,这下好了,只得由着你在外厮混。切记老子的话,数论的参习,千万不要丢了。这是真正近道的神通。”

    许易谢过白长老的殷殷劝导,二人中断了联系。

    数论之学,许易当然不可能荒废,越沉浸其中,他越发现数论之美。

    如今,他再钻研数论之道,已成个人爱好了。

    结束了和白长老的联系,许易收了禁法,跃出洞窟,朝春花海子赶去。

    遮蔽气海的紫龙,还未消弭,他如今尚使不得术法,只好在海中潜行,借助疾风披风,遁速也自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