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902章 无巧不成书

    “估计会吧。”宋青书答道。

    听到他的话,沈璧君原本兴高采烈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原本觉得今天阳光非常灿烂,如今同样的天气却感觉阴云密布。

    注意到她的表情,宋青书知道她想岔了,解释道:“你也不要乱想,存粹是因为你身份敏感,短时间内不可能再以原来的身份在南宋境内生活,这里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可是我并不喜欢这里,在这里我总担心……担心……”沈璧君吞吞吐吐了良久,才将话说完全,“有朝一日皇帝会召我侍寝。”

    宋青一笑:“放心吧,你担心的不会发生,他不会召你侍寝的。”

    听到他的笑声,沈璧君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恼了:“为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没有什么万一,我向你保证。”宋青书说道。

    沈璧君眉头微微皱了皱:“我知道宋大哥你本事很大,可……可对方是皇帝,真想干什么,恐怕宋大哥也没法阻止吧。”

    宋青书将怀中金牌递到她手中:“连皇帝的御赐金牌都在我手里,而且我能随意出入皇宫,想带你走就能带你走,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只是有些秘密现在还不方便向你透露,只能告诉你,你完全可以把这皇宫当你的家,没有任何人会欺负你,也没有任何人会伤害你。”

    “啊?”沈璧君有些吃惊,对方话中信息量太大,可任她如何想象,也无法猜到事情真相。

    “可是我并不喜欢这里,我可以到外面隐姓埋名,随便找个山野小镇就可以渡过余生。”沈璧君咬着嘴唇,眼中露出一丝倔强。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璧君经历过这么多事难道还没明白一个道理么,长得像你这么美的女人,就算想在山野小镇平平淡淡过下去,麻烦也会接踵而至的。”

    沈璧君默然,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以她的美貌,就算想过一辈子的清贫日子,也绝对免不了各种骚扰主动找上门。

    “我可以去我族兄那里。”沈璧君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本来你的确是可以去沈小龙那里,不过我和沈小龙之间的合作还不是那么牢固,需要你的存在帮忙维系一下。”

    他并没有刻意骗沈璧君,因为他知道对方是一个聪明人,原著中她原本心更多的是在丈夫连城璧这边,但是连城璧每次表面上说相信她和萧十一郎没什么,结果转眼就利用从她口中得来的消息去加害萧十一郎,让沈璧君对他伤透了心,觉得他就是个彻头彻底的伪君子。

    有这个前车之鉴,宋青书自然不会再犯,沈璧君本来就是个聪明人,这些事情将来她总会知道,与其她到时候发现所谓的“真相”,然后对自己的感觉瞬间逆

    转,还不如一开始自己就把一切告诉她,让她知道一切,虽然可能一开始会让她反感,但没有了后来的反转,她就不会因爱生恨。

    听到他的话,沈璧君果然色变,生长在大家族的她,本就不是对什么都懵懂无知的小白花,再加上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波折,她比更多的大家闺秀更懂得这残酷的世界。

    若是以前的她,听到这种“政治交易”必然深恶痛绝,可如今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再听到这些,反而不觉得有什么,认为有制衡才是应该的。

    “宋大哥,你能坦言相告,足以证明你是君子。”沈璧君感慨万千。

    宋青书急忙摆手:“我可不是君子,我是天底下最坏的人了。”一开始给对方期待太高,最后全是负增长,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当个大坏人。

    沈璧君噗嗤一笑:“你要是天底下最坏的人,那想来天底下就没有坏人了。”

    宋青书也忍不住摇头:“这世上就是这样,真话人们往往不信,反倒是假话,让人深信不疑。”

    沈璧君却是不理,听到自己是对方用来制衡沈小龙的一个筹码,她很多事情反倒坦然了:“既然如此,以后回来就回来吧,反正有你在,我也不怕什么。”

    见她误会,宋青书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认下来:“你能想通就好,我们先出宫吧,至少你能自由几个月。”

    顿了顿,他对一旁的小宫女说道:“刚刚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小宫女头摇得和拨浪鼓一般:“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从小就呆在宫中,强烈的求生欲让她做出了正确的回答。

    “如此最好。”宋青书笑了笑,便带着沈璧君往宫外走去,这次小宫女再也不敢阻拦什么。

    有他相陪,沈璧君一路畅通无阻出了皇宫,本以为皇宫戒备森严,结果沿途的侍卫看到他手中的令牌,纷纷下跪行礼,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沈璧君忍不住问道:“宋大哥,你是怎么得到这金牌的?”

    宋青书一脸神秘:“这是个秘密。”

    沈璧君问了几次对方就是不说,弄得她心中越来越好奇,她好奇的事情实在太多,除了他为何有皇帝的贴身金牌之外,还有他为何能自由出入宫廷,为何有底气能让她将辽国皇宫当成家。

    只可惜无论她如何问,对方总是守口如瓶,让她越来越好奇,一个女人若是对一个男人好奇起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是个人都明白,只可惜沈璧君如今心情太沉重,根本无暇想其他。

    虽然她理智上能理解对方的做法,可是情感上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一直以来她都把宋青书当成他生命中的大英雄,大救星,可一旦知道对方救自己是另有所图,她的心情难免有了变化。

    宋青书

    显然也注意到了她这种变化,两人赶了几天路过后,他忍不住笑着问道:“现在是不是看着我特讨厌,觉得我特别卑鄙。”

    “没……没有啊。”沈璧君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终究还是有了变化,一开始对方在她心中完全是如同神一般存在,如今却难免对他产生了那么几丢丢的怀疑。

    宋青书何等人物,自然看得清楚她眼神的变化,不过对于他来说也无所谓,如今的他早已历经风雨,就算沈璧君再漂亮,也很难迷失他的心智他身边的红颜知己,论容貌论气质,有不少都不亚于她,自然不会像其他男子一般看到沈璧君就那么把持不住。

    明显感觉到她态度由一开始的亲密无间变得有几分隔阂,宋青书也不多做解释,这种东西解释再多也没用,还不如让时间证明一切。

    一路往四川赶路,考虑到对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宋青书特意雇了一辆马车,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赶了两天路。

    第三天忽然沈璧君拉开了车脸,脸色微红地问道:“宋大哥可不可以停一下。”

    宋青书自然不是什么不解风情的鲁男子,知道赶了这么多久路,她肯定有不方便的时候,便停下了车,笑道:“赶了太久的路,我去前面方便一下,璧君等我一下。”

    沈璧君冰雪聪明,何尝不知道对方故意这样说是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心中充满了感激,可是又不好说什么。

    宋青书离开马车几步后,忽然心血来潮:“这荒山野岭的,璧君小心别被蛇咬了。”

    沈璧君嘴上答应,心中却想,哪有这么巧的,待看到宋青书身影离去之后,她方才红着脸找到附近一个小树丛蹲了下来。

    宋青书在不远处树下坐着休息,原本着等着时机差不多了再回去,谁知道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他忍不住往那边赶了过去:“璧君,你怎么了?”

    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孟浪之徒,来到树丛附近担心对方衣裳没有收拾好,他并没有直接冲过去,只是隔着老远问道。

    “我……我被……被蛇咬了。”这个时候树丛方向传来了沈璧君虚弱的声音。 ——

    最后说个事后天,也就是10月20号,北京这边有个纵横的十月文学月的活动,参与的除了中国作协的首席专家之外,还有纵横的副总裁,总编,另外还有几个作者:十阶浮屠、六道沉沦、今晚打老虎、潇铭、情殇孤月还有我,10月20日(星期六),上午10点到11点,北京市东城区东城区王府井大街36号涵芬楼书店,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来面基一起参加活动,我在寻思我会不会有很多女读者来表达爱意好吧,让我多做一会儿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