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678章 一箭双雕

    且说宋青书一路踏水而行,等到江陵城的时候已经天快黑了,饶是他功力通玄,这么长距离跑下来还是累得够呛。

    “还是前世的飞机好啊。”宋青书不由得怀念前世坐飞机悠悠闲闲两个小时就能横跨大半个国家的日子。

    在城外一座小山观察,金人的营帐大都驻扎在城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金兵肯定在城里也有驻扎,但大部队在城外还是能将对老百姓的影响降到最低。

    调息了一会儿,待精力恢复过后,宋青书摸进了城中,江陵城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故地重游让他唏嘘不已。

    上次来的时候刚穿越到这个世界,而且是最落魄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冰雪儿的帮助下,在这里遇到了丁典,学得《神照经》,另外也是第一次见到明艳绝世的黄蓉。

    “也不知道蓉儿有没有听闻郭靖的消息,希望不要引得她动了胎气。”想到她那圆润的肚子,宋青书脸上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

    不过他很快收敛好思绪,如今江陵身处战乱,白天还好,晚上会实行宵禁,如果再耽搁等会儿问路的人都找不到了。

    他虽然知道戚芳如今的住址,但对江陵城并不是很熟悉,未必找得到具体的街道。

    连续敲了几家的门,最后在银子的利诱下问出了戚芳住所所在的方位,一路借着夜色躲过了金人士兵的巡逻,终于找到了戚芳的住所。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过得如何。”脑海中浮现出一副梨花带雨的少妇图像,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戚芳也真是命苦,被人用阴谋拆散了青梅竹马的恋人,完全不知情地嫁给了一个“杀父仇人”,世上唯一爱她怜惜她的师兄最后也死于非命……

    “希望我的出现能改变她的命运吧,至少让她的余生过得幸福些。”宋青书忽然停下脚步,皱着眉头望着不远处的那处四合院。

    这个院子虽然不大,但却很别致,一应设施俱全,戚芳毕竟是万家的少奶奶,昔日宰相家的孙媳,再加上宋青书派手下护送她回来也带了不少盘查打点,所以她住在这样的院子里并不让人意外。

    宋青书之所以皱眉,是因为他的内息察觉到这院子里不止一人,还有其他男人的存在。当然他也没有乱想,戚芳的品性他是知道的,相当忠贞传统的一个女子当然和自己之间的事情是意外,绝不可能半夜引男人进门;而且这屋子里的男人并不止一个两个!

    “难道她出事了?”宋青书心中一动,快速潜入了进去,院子门口居然都留有暗哨,他担心打草惊蛇给戚芳带来危险,所以并没有硬闯,而是无声无息滑落到正中那屋子顶上,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

    “说,《连城诀》到底在哪儿?”这时候下面忽然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连城诀?”宋青书一怔,原来是冲着《连城诀》来的,这个人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他心中疑惑,解开了瓦片一看,只见一个眼袋大得像老年人的中年人站在那里,赫然便是当年打过交道的江陵知府凌退思。

    “原来是这狠毒的货!”宋青书对他没有一丝好感,原著中他为了宝藏将女儿活埋,这个世界里自己当初也差点被他算计。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连城诀》啊~”这时另一边传来一个惊慌中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声音,宋青书听出是戚芳的声音,换了个角度望下去,果然见到戚芳正跪坐在地上,紧紧抱着怀中的女儿,满脸都是泪痕。

    看到她的模样,宋青书神色一冷,正要出手相救,忽然看到了另一边坐着的两个人:“咦,怎么是他?”

    只见一大汉相貌奇特,须眉偏向左,作横飞势,望之若神,赫然便是当初在江陵有过一面之缘的雪中神丐吴六奇!

    他旁边那个微胖汉子神色和善,倒是认不出是谁。

    “吴六奇怎么和凌退思搞到一起了?”宋青书心中有些不解,要知道当初吴六奇以为师兄梅念笙死于凌退思之手,还行刺了他一回。

    不过更让他奇怪的是吴六奇和他身边那微胖汉子的服饰,总有一种眼熟的感觉,微胖汉子身上穿着金黄色的袍子,一副富家员外的装束,和他本身气质相当般配;吴六奇则是一副青黑色衣服,倒是很符合本身的肃杀之气。

    宋青书想了一半天,终于恍然:这装扮不是和张三李四一样么!

    他心中凛然,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特别是想到传说中的侠客岛赏善罚恶使者,除了张三李四经常行走江湖为人熟知之外,还有赵大、钱二,周五,吴六、郑七、王八,这八人之中,赵大钱二独一档,不管是身份还是武功,都是极为神秘莫测,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信息知道两人的真实身份。剩下的张三李四、周五吴六、郑七王八则又是一档,这六人武功、地位在侠客岛都相差无几,至于后面那些赏善罚恶使者,则和这些人又有了档次的差距。

    当初在那破庙中宋青书碰到十几个侠客岛的使者,那些使者功力虽高,但临敌经验和才智却大大欠缺,显然是靠药物和秘籍堆积起来的速成品,这才被宋青书以少对多,轻易秒杀,显然就应该是排位后面的使者;如果他对上的是张三李四这些行走江湖经验丰富,实战千锤百炼的赏善罚恶使者,以当时双方人数对比,恐怕是一场恶战。

    “张三李四,周五吴六,吴六……”宋青书想到吴六奇的名字和这吴六这么像,再加上打扮又与张三李四重合,几乎可以肯定,吴六奇如今已是侠客岛的人,而且还在赏善罚恶使者当中排行第六,他旁边那个小胖子多半就是周五了。

    “侠客岛的人怎么也掺和进来了?”发现了这点,宋青书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反正如今戚芳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这时候吴六奇听到戚芳的话忍不住哼了一声:“你是戚长发的女儿,又是万震山的儿媳,又岂会不知道连城诀在哪里?”

    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森然,宋青书眉头微皱,这个吴六奇在历史上虽然是清廷的鹰爪,但在金书世界中却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这般欺负孤儿寡母的行径应当不是他的作风,到底是入了侠客岛变了性子,还是因为戚长发万震山害死了他师兄梅念笙,以至于他恨屋及乌的缘故?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连城诀》是什么东西啊,我从来没听到爹爹或者公公提起过,也是从你们口中才第一次听到。”戚芳有些徒劳地解释着,怀中的女儿似乎感觉到母亲的惊惶,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凌退思狞笑一声,一把夺过她怀中的婴儿高高举起,“如果再不说我就摔下去了。”

    “不要!”戚芳一阵惊呼,挣扎着想冲过来,但却被旁边的手下制住,根本无能为力。

    宋青书心中一冷,这凌退思杀起亲生女儿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杀别人的女儿,哪怕是个婴-儿,更不会手软了。

    暗暗举起了手,正打算冲下去相救之时,忽然听到下面一个人叫到:“找到了,找到了。”一边说一边高举着一本《唐诗选集》出来,原来凌退思等人审问戚芳时,还派了手下人在屋中翻箱倒柜地寻找。

    凌退思见状大喜,一把将空心菜扔回了戚芳怀里:“你这贱人,还说不知道《连城诀》?”

    戚芳手忙脚乱将女儿抱在怀里,望着他手中的《唐诗选集》茫然不解地问道:“这不是《唐诗选集》么?”

    “装疯卖傻?”凌退思脸色一寒。

    倒是一旁的吴六奇阻止了她:“看她的样子多半不知道。”

    凌退思点点头:“以戚长发、万震山的老奸巨猾,的确有可能没告诉他,可我们不是没法知道《连城诀》的秘密了么?”说到后来有些气急败坏起来,甚至恶狠狠地看向了戚芳,吓得她紧紧抱住了女儿。

    “那却未必,”吴六奇指了指一旁那个黄衣人,“我这位兄弟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凌退思眼睛一花,《唐诗选集》已经到了那个叫周五的人手中,不由心中一凛:这些侠客岛的人武功还真是高深莫测。

    屋顶上的宋青书只是暗暗点头,这周五的功夫的确还可以,不过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只见周五一边拿着《唐诗选集》翻阅查看一边说道:“要想隐藏秘密,无外乎利用夹层,特殊药水,又或者用一些暗语夹杂在明文之中……”

    他翻了一遍很快摇了摇头:“没有夹层。”

    紧接着又拿着每一页书纸到烛火上烤着,接着也摇了摇头:“火烤没用。”

    然后不慌不忙拿着书纸凑到鼻子尖闻一闻:“嗯,除了墨汁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奇怪味道……”

    一边说着一边将书纸平铺在桌上,然后拿出一根筷子沾了一点水,轻轻在书页上刮擦起来。

    凌退思和吴六奇早已被吸引了过去,忽然凌退思惊喜交加叫了起来:“有数字出现了!”

    宋青书透过几人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书页旁边空白处出现了一个“四”字,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连城诀》的秘密看来终归是保不住了。”

    接下来周五继续整理着,很快整本书的隐藏数字都被找了出来。

    凌退思皱眉道:“光知道这些数字也没用啊,整本唐诗这么多字,不知道用在哪里,也不知道顺序。”

    吴六奇却笑了:“这个我知道,既然叫《连城诀》,那么显然是隐藏在连城剑法当中,而连城剑法每一招都来源于一首唐诗,我恰好又会连城剑法。”

    他一边说一边来到书桌旁:“连城剑法的第一招,出自杜甫的《春归》……嗯,在这里,是个‘四’字!好,‘苔径临江竹’,第四个字是‘江’,你记下了。第二招,仍是杜甫的诗,出自《重经昭陵》。嗯,是‘五十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数下去:“一五、一十、十五、二十……‘陵寝盘空曲,熊罴守翠微’,第五十一个字,那是个‘陵’字。”

    一旁的凌退思喃喃自语:“‘江陵’、‘江陵’,妙极,原来果然便在荆州,看来我半生的心血没有白费。”不过接着想到了如今这一切都归了侠客岛,那股兴奋之情不由得散了大半。

    一旁的周五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地说道:“这次如果能找到梁元帝的宝藏,也少不了你的功劳,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圣使。”凌退思转忧为喜,急忙行了一礼。

    一旁的吴六奇却没有理他,继续研究: “剑法第三招,出于处默的《圣果寺》,三十三,第三十三字,‘下方城郭近,钟磬杂笙歌’中的‘城’字,‘江陵城’,对啦,对啦!那还有甚么可疑心的?这第四招,是二十八,嗯,一五、一十、十五……第二十八个字是个‘南’字,‘江陵城南’。”

    宋青书自然知道宝藏在天宁寺中,并没有露出丝毫惊讶,反倒是疑惑更甚:“如今金人攻占了江陵,他们为何偏偏选择这个时间点来取宝?”

    这会儿功夫吴六奇已经破解了剩余的字:“……西天宁寺大殿佛像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如来赐福往生极乐……”

    一旁的凌退思不由得大惊:“什么‘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又什么‘如来赐福,往生极乐’!他奶奶的,‘往生极乐’,这不是叫人去见十殿阎王么?”

    想到自己辛苦查询大半生,为之机关算尽甚至牺牲女儿,居然得到个这么个结果,他不由得有些癫狂起来。

    倒是一旁的周五足够冷静:“想必这里不能写得太过明白,那宝藏多半就藏在那天宁寺中。”

    被他一提醒,凌退思终于从狂躁中恢复下来:“不错不错,天宁寺距今数百年了,梁元帝时期已经存在,的确有可能将宝藏藏于其中。”

    吴六奇合上了书页道:“我们先到天宁寺将宝藏取出来,对了,贝海石那边还没消息么?”

    听到贝海石三字,屋顶的宋青书不由得一惊,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周五也露出疑惑:“他带人去对付阮家,可惜自那以后就失去了消息。不过我早已派出人去打探,阮家的大船离这里还有一百多里的路程,明天应该就能到了。”

    凌退思忍不住说道:“贝大夫一直没有消息,会不会是出事了?”

    周五摇了摇头:“不可能,贝海石带的那些人高手众多,阮家的护卫我们早就调查得一清二楚,哪怕再多一倍的人也不是他们对手,之所以没传消息过来,想必是有其他原因,明天再问他就是。”

    吴六奇也说道:“我们要抓紧时间,趁今明两天将天宁寺的宝藏取出来运到码头,等明天阮家的船一到我们就将其运走。”

    屋顶上的宋青书终于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贝海石带人攻击阮夫人的船队,主要是看中了他们的大船啊。

    凌退思忍不住赞叹道:“主人真是神机妙算,此番不仅断了韩侂胄一只臂膀,还可以利用阮家的船让一路的守将放行,高,实在是高。”

    周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韩侂胄毕竟如今是百官之首,麾下的实力不可小觑,沿江不少人是他的嫡系,并不买主人的账,如今有了阮家的船,就相当于有了一个护身符,主人和韩相合力保的船,这沿路上谁敢拦,谁敢检查?”

    宋青书恍然大悟,原来阮夫人是韩侂胄的人,想必此番去四川是为了针对吴曦叛变一事,不过被贾似道得到了消息,提前派人做了她,然后借助她的船运走宝藏,这样沿途的守将不管是韩派的,还是贾派的,都不会拦了,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运走财宝。

    而且他也明白了对方选在金兵攻占江陵期间动手,就是借助兵荒马乱掩盖盗宝行为,将来若是不小心败露,可以把这一切推到金人身上,成功找了替罪羊。

    “真是老谋深算啊,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结果碰到了我。”宋青书暗暗庆幸,若非自己心血来潮过来看望戚芳,又哪里会知道这样的大秘密?

    “要不要把这娘们先杀了?”几人商量着去天宁寺取宝,凌退思忽然回头看着戚芳,眼中露出一丝凶光——

    (因为昨天更新错误,导致有些先看了更新的很可能看漏了一部分,所以这一章补上漏的一部分,重复的字数不收钱,这一章本来5000字,但故意减了几个字不满5000,所以只会收4000字的钱)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