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伟德1946网页版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心净

3829 这一切的黑手

    花厅里面一共就三个女人,蔡璧暇、春十三娘,而第三个居然是一只在远东国的雾隐小鬼,在华族已经被人称之为雾姐!

    雾隐小鬼,无疑是东亚一个非常具有戏剧性、传奇色彩的人物,扶桑渔家女出身,被清国商人买走,又被海难冲到了忍者里最终成为一名忍者!

    她追随德川幕府,甚至在新选组里充当协调者,她自幼被中国商人残害缠足,所以对中国人有莫名的仇恨!

    因为追杀野平太还有监视坂本龙马,雾隐小鬼和哥哥潜入琉球那霸,最终和宿命之主公肖乐天碰面!

    之后的腥风血雨更是无比精彩,雾隐小鬼在百年后居然成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艺术形象,围绕这个历史人物所演绎的文学、影视作品数不胜数!

    这各女人阴险、变态反反复复的背叛,从扶桑跳到法国人的船上,然后再投靠紫禁城老祖宗,最后有反叛满清!

    她杀人如麻、毫无世俗道德观念,可是就这种人最后居然被肖乐天所降服,甚至入华族直接参与了远东攻略!

    这个女人简直是命运大神所选出来的戏精啊!这一身都是冲突、矛盾和戏剧,她的一生精彩到肖乐天都无比佩服!

    不过这今年,雾姐的影踪少了很多,远东国建立之后,她一直在龙爷身边辅佐,主要主持远东地区的情报工作!

    对外要监视罗刹鬼和关外的满人,对内还要协调远东国内部的矛盾,这里的原住民性格非常野,很多还都是部落制度,种族部落之间的仇杀征战一直都不停!

    而且这片土地的民众,很多都没有国家的概念,这些人很容易被外部势力所收买,没有雾姐这样的能人镇住,恐怕龙爷的统治也早就千疮百孔了吧!

    就这样一个龙爷的左膀右臂,没想到今天居然出现在了京城,她都四五年没有来满清了吧!

    雾姐笑着站起身来冲二毛行了一个军礼“总管大人一向可好!欧洲之行,怎么总管大人的情报不多啊!”

    二毛还了一个礼“我已经被架在悬崖上了,众目睽睽还是少说少做吧!倒是雾姐您,回来京师可是不太明智!”

    “老祖宗毕竟死在你的手里,要是让他的徒子徒孙们发现了,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谢谢总管关心了,可是没法子,命令在身不得不行啊!”

    “王局给你命令了?什么级别?”二毛追着问道。

    “级别当然很高了,不过还没有对您保密的地步……其实我这次是来给远东王打前站的,项少龙听说元首回到了南洋,早就坐不住了,此刻应该已经上船南下了!”

    “我比远东王早出发一周的时间,王局知道我先出发了,就让我绕到京师来执行一些任务!”

    中情局的规矩非常大,保密性极强,二毛知道规矩所以不敢追问,花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春十三娘笑道“总管就不想知道是什么任务吗?”

    二毛苦笑道“能说你们自然会说的,不能说我也不敢问啊!”

    蔡璧暇捧着一杯红酒正一口口的品着“瞒谁也不会瞒你的!这次八角琉璃井宝库的秘密,其实就是雾姐透露给鬼子六的!”

    啊!二毛惊呼“谁下的命令?王局还是元首?”

    “王局可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对同治帝下手,一切都在元首的掌握之中……二毛听令!”

    二毛马上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听候雾姐传话!

    雾隐小鬼也站起身正容说道“元首密电……让满清狗咬狗,不停的狗咬狗,六十万宝库的秘密告诉鬼子六又何妨?让载淳成熟一些,知道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性!”

    “元首还说了……我很遗憾,也有些后悔,普法战争期间载淳一直没有追随我在法国内陆征战,也就是说载淳丢了很重要的一课!”

    “他只是在法国外围打转,考察欧洲的工业化和政治、军事制度……他并没有亲眼看见巴黎血淋淋的场面!”

    “他对斗争的残酷性完全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就怕他心中出现幻想啊!给他见见血,让他知道知道厉害,以后对他还是有好处的!”

    二毛听完元首的密令,总算是恍然大悟了,原来背后是干爹出手,怪不得八角琉璃井经营了三年的藏宝点,这么快就暴露了!

    二毛不敢指摘干爹的对错,元首的决断一定是对的,或许眼下你看着残忍,但是以十年计、百年计来看,那就一定是对的!

    雾隐小鬼传完了元首密令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出来“二毛,整件事都是元首策划的,一切都是中情局在推波助澜,万幸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咱们的剧情来走的!”

    “既然计划没有变动,那么这封信就由你转达给同治帝吧!这是元首手书的密信,任何人都不知道里面的内容,包括王局!”

    “这级别太高了,所以元首才让我在海上交接这封信亲自送到京师来,他生怕中间出现一点纰漏啊!”

    “二毛,你得用命来保护这封信,亲自送到载淳手里,让他一个人看完之后,必须立刻销毁!”

    “法不传六耳,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看见这封信,你懂吗!”

    二毛点了点头把信封塞到怀里,扭头对春十三娘说道“明日卯时,我要进宫……从苏州胡同北上至东长安街,再到御桥北上,由东安门进入皇城!”

    “这一路的安保,就摆脱十三娘了!”

    春十三娘敬礼“是!明日卯时,京师中情局所有力量都会保护总管入宫!用不用提前和御林新军的打声招呼?”

    “也好!多加一份小心也好……”

    雾姐拍了拍手“好了,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明早我就要离开京师从塘沽乘船去南洋……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办,现在提前说啊!”

    二毛低着头轻声说道“雾姐你见到元首后,请元首早早回来吧!南洋虽然重要,但是也比不过此刻京师的局势!”

    “太乱了,我们谁都没底,还请元首速速回国,亲自来执掌局势啊!”